坏而不死是谓魔(三十一)
2016-12-24 20:53:33
  • 0
  • 1
  • 13

  三十一

  王美丽怀孕的事在被黄金凤证实以后,我父母一度陷入了很深的矛盾之中。黄金凤明白,他们心里纠结的原因归根结底仍是因为烟火会后的那件事在那里摆着,王美丽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呢?这显然是他们每个人最关心的问题。我母亲有一天晚上坐在王美丽的床头纳鞋底,她自言自语地和王美丽说了好多话。王美丽始终不接腔,翻来覆去对着煤油灯看她那双手。灯光穿过她细嫩的肌肤把她的手映得红彤彤得很好看。我母亲停住手中的活儿,拉过她的双手就问她说:“美丽,娘问你一句话,你要是听懂了的话就告诉娘一声好吗?”

  王美丽不说话,对着我娘笑。

  我母亲说:“也许娘这话不该问,可也是娘的心病,你就告诉娘,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大志的还是黄柳玉的还是集上人都在传的黄高尚的呢?”

  王美丽还是看着我母亲傻笑,她也许是听到了我娘说到了我的名字,她又开始咀嚼起那两个字来,她说:“大志,大志……”

  我母亲叹了口气,她说:“闺女,你放心吧!就冲你对大志的这个情份,娘也不管那么多了,娘会好好照顾你,等你生了孩子,娘会当亲孙子一样照顾的。”

  黄金凤也来劝我父母,她很聪明,回避了敏感的问题,只和我父母讲“小孩儿就是条狗,谁对他好就跟谁走”的老话。她说叔婶你俩都知道杨村的杨喜子吧!杨喜子可是他娘改嫁后带过来的吧!结果咋样?他爹杨青山待他比亲生的还亲,前几年杨喜子他亲爹来找他,要认亲,杨喜子死活不认,就只认杨青山是他爹。人啊!别计较那么多,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恩情自然就能收获福报。”

  我父亲说:“金凤你就甭劝叔婶了,俺俩早就想通了。不管人家说啥,美丽肚子里的孩子俺就认定是你大志弟弟的了。”

  黄金凤高兴地说:“您二老能这样想就对了。害得我提心吊胆的,就怕你俩多想。”

  我母亲终于说出了她的一点担心和顾虑,她说:“金凤,关起门来说话也没外人听到,我唯一的顾虑就是美丽这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后会不会是个傻子啊?”

  黄金凤就呵呵笑了,她说:“婶子你都几十几的人了,咋就那么没一点阅历呢?我知道你说的啥意思。依你看柳玉那一摊子,他能懂男女之事吗?放心吧!我是医生,不会骗您二老的。”

  “那,那就是怎么一回事呢?”我母亲心里又犯了狐疑。

  我父亲说:“你就甭遮着掩着了,有啥不能对金凤说的呢!你不就是怀疑集上人传的是真的嘛!怀疑是黄高尚那兔崽子使得坏吗?前两天你都想通了,说不计较了,不管咋样都会当亲孙子对待的,你咋不会说,年头里美丽和大志他俩天天在一起,集上人还都说眼见他俩一路去看电影了,你咋就不想着真是咱大志的呢!”

  我母亲听我父亲埋怨她,不再反驳,嘴里嘟囔了一句:“不是不由人嘛!”

  黄金凤说:“婶子,还有一件奇怪的事,说出来你就不会那样去想了,别人都不知道,你也别出去嚼舌根子。”

  我母亲说:“你婶就不是那种人,平常我就恨那些翻哧嘴。”

  黄金凤说:“那个在二十八黑烟火会后给大志喊冤的刘玉梅也怀孕了,大前天去我的卫生所里,我看得真真的。她想拿掉,我对她说再不敢了,有再一没有再二,再去流产的话恐怕以后就怀不上孩子了。那闺女也好可怜,当时就哭得稀里哗啦的。”

  我父亲奇怪地问:“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柳玉梅那也可是个好闺女啊!”

  黄金凤说:“还有更奇怪的事呢!我还没说完。就在昨天晚上,一个人去找我了,求我一定不能给刘玉梅做手术,还求我去向刘玉梅为他提亲。”

  我母亲说:“这有什么奇怪的,那让你提亲的一定是刘玉梅肚子里孩子的爹。”

  黄金凤并没接我母亲的话茬,她对我父亲说:“叔,我奇怪就奇怪在这让我给他去提亲的人是咱们的支书黄高尚。”

  “是黄高尚啊!”我父亲说:“想来也不足为奇,除了他,谁还有本事去和知青好上呢!”

  “叔,你老这段时间也不出门,你都没听说过,你知道刘玉梅二十八烟火会后去哪里了?”

  “去哪里了?”我父亲问。

  黄金凤说:“为给大志翻案,刘玉梅那晚上就坐着孙主任的车和他一起去城里了。”

  我父亲挠挠头,他一犯疑问就有这个动作。他说:“金凤,我就更听不懂了,这刘玉梅去城里给大志翻案和她有喜、和黄高尚想和她成亲又有啥干系啊?”

  这回是我母亲先听懂了黄金凤话里的话,她也不悲伤了,她一拍腿说:“金凤,婶听明白你的意思了,是不是这样……”

  黄金凤赶忙拦住了我母亲的话头儿,她说:“婶,这可不是我的意思,你俩照顾着美丽,不常出门转饭市,集上人都在这么传。我正考虑着咋去当这个媒人呢!婶要不咱俩一块去?玉梅为大志的事和您二老心走得很近,说不定能听您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既然黄高尚肯出面认下,也算是帮人家姑娘暂时走出难关了,咱俩要是把这事说成了,孩子保住了,大人的身体也不受亏,也算是功德无量的一件事,你说是吧婶!”

  我母亲没多犹豫,她还没等我父亲思考明白,就答应了黄金凤的要求,和她一路去找刘玉梅,为支书黄高尚说媒。

  在我母亲和黄金凤苦口婆心的劝说下,知青刘玉梅做了一个直令好多人在日后都深感后悔的决定,她不再回城了,她要嫁给黄家集的支书黄高尚。

  野兔和野獾在黄家集残破的寨墙上做窝打洞时,黄的花白的花红的花紫的花开满了寨壕岸边,给黄家集戴上了一条五彩缤纷的花环。张小眼在学校里面和学校外面开辟的两片油菜田一时间也万花齐放,像串缀在花环上金黄的宝珠。三月的艳阳天匆匆过去,最美的四月天扑面而来。花喜鹊站在黄家坟的柿树上报喜。喜从何来?坐在劳改厂里的工作台边给电机机芯缠线圈的我,头都已经被简单枯燥的工作给禁锢麻木了,我猜不到也不想去猜。我是在事后才从来探视我的父母嘴里知道了黄家集上所发生的一切,黄高尚和刘玉梅在花团锦簇的黄家集上结婚了。

  我父亲说那天黄家集大队集体放假一天,全体社员几乎都参加了祝贺,但是他和我母亲没有去,他们让黄金凤捎去了礼物和托辞,说要在家照顾王美丽。

  那天的喜事上最出风头的是春节期间受到过游街侮辱的黄家集上的三个傻子。

  那天正午的喜宴还未开始之前,从东寨门外先是活蹦乱跳地跑进来一群小孩儿,小孩子们簇拥着三个头戴青青荷叶,拢手在嘴上,嘀嘀嗒嗒毫无节奏,模拟着乐器手的乱叫的傻子。黄柳玉排在最前面,后面依次跟着杨财旺和胡有亭。小孩子越是高兴,三个傻子表演得也越兴奋。一群人先是进了学校,学校里早摆满了待客的桌子,围坐在桌子边占定了座位的社员们眼见三个人的装束打扮,早笑得合不拢嘴,但没有人干涉没有人阻止。一群人遂从黄高尚修建的拱门里鱼贯到支部院,依旧嘀嘀嗒嗒群魔乱舞。那黄高尚闻声从住室里出来,眼见得那番情景,禁不住勃然大怒,喝令民兵队长黄高进立即抄红白两色水火棍出来,说不打断三个傻屌的狗腿你就不要回来吃饭。

  三个戴着绿帽子故意出支书黄高尚难堪的恶作剧显然幕后有人致使,依照三个啥子的智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做不出的。后来黄高进回来汇报他的调查结果,剧情显然是杨村的杨姓和胡村的胡姓人联合出品打造。黄高尚碍于两村宗族势力的严重,遂大度了一回,午间开宴时也默认了三个傻子拿了馒头肉菜坐在学校门口的狮子前大快朵颐。那次婚礼也成就了黄家集人难得的一次笑谈。

  二十多年后,女知青刘玉梅领着孙女独居在三一一国道边的一个小茅庵中,祖孙两人过着茅屋常被冷风吹破的悲惨境遇时,我目睹着她的惨状,想象着她曾经的红颜,回味着她对我父母吐露的下嫁黄高尚的原因,我时常心潮难平。刘玉梅说过,她之所以要嫁给黄高尚,一是因为在孙西友告诉她当初向革委会写信告我的人正是黄高尚,她就决心要嫁给那个人,要约束着他以后不再害我。二是因为肚里的宝宝,她已经彻底没有了退路。那时,黄高尚为了攀附孙西友,也不得不接受了孙西友的指令,承担起了孙西友的一笔孽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