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万城管收郎洞
2017-08-17 21:36:28
  • 0
  • 0
  • 6

  

  

           一

  话说由波罗奈国主将迪莫亲率四万铁骑陈兵郎洞边境以来,东土大唐国上下早乱做了一团,由愤青们组成的主战派和以官商层为首的主和派,甚至平民带路党们你方唱罢我登场,皆纷纷陈词于网络,希冀能上达天听。熟料那唐王似心里早有了主意,毋自按兵不动,一面敕命兵部在本土内高调演习,另一面又指派御史台诸言官们不断高空喊话,怒斥蛮夷冥顽不灵,不知我央央中华一向与人为善,素来不愿与人交恶,然并非胆小怕事,尔等却屡犯天威,如若再一错再错,虎头蹭痒,吾大唐天子稍一顿足,尔等定为齑粉!

  

  然如此喊话虽一月有余,蛮首迪莫却一直置若罔闻,丝毫未停止四万大军入侵的步伐,铁定了要吃定洞郎一地的决心。大唐国兵部的电子预警战略地图上,洞郎一地已黑压压布满了蛮夷兵士。兵部上下皆已坐立不安,这日再度大殿议事,兵部尚书怀抱着厚厚一沓子来自西域的塘报文书,哭丧着脸,一言不发地站在朝堂的角落里,只等唐王垂询。

  

  早有那吏部尚书奏完各地的补缺情况,御史台稟罢朝里阶段性的打虎成绩,工部和户部汇报过当月的经济发展指标后。唐王微须轻捻,深感满意,然心下忽然想起一事,遂移目殿角,龙目刚一扫过,那兵部尚书打一激灵,忙趋步上前,递上塘报文书,奏道:“贼首迪莫根本不理解我国之精诚,自高空喊话以来,敌之四万兵马又向我郎洞边境推进了一百五十余步。是战是和,还望陛下早做圣断。”

  

  那唐王沉吟片刻,龙目扫过殿上伫立的大小臣工,把所有平素趾高气扬的众卿都看成了勾头的麦子,最后那目光仍落在兵部尚书身上。战事不明问兵部,如果连他们都拿不出个决断,国家还要养他们作甚!唐王道:“依卿看来,贼首迪莫入侵一事,是战是和?”

  

  兵部尚书几无犹豫,慷慨道:“贼乃蛮夷,孤陋寡闻,然又穷兵黩武,足不出国门半步,眼只见井口之天,哪知我朝之强大。臣恳请陛下允臣带兵出战,不出数月,定能荡平冥顽,护我国门。”

  

  唐王脸上飘过一丝欣慰,正要将那兵部尚书褒扬一番,早有户、吏、工、刑、礼等部主官此刻齐刷刷撩袍跪禀道:“陛下,万万不可。”

  

  唐王的脸色重又阴沉:呵斥道:“有何不可,各部可一一奏来。”

  

  地上跪着诸人互相瞅瞅,自料无法再无法同气同声,那户部尚书由不得牙关一咬,拧头说道:“枪炮一响,黄金万两,我朝GDP虽连年攀升,但由于工部工程铺开面积逐年扩大,财政年年见赤,此刻国际局势又风诡云秘,各敌对国亡我之心不死,就拿这次波罗奈国迪莫扰边,其背后也是诸列强在后面推手。回顾以往,我们忍气吞声了那么多年,经济才得以复苏,国力刚刚强盛,此役后果难料,专家们断言,能把我朝民生倒退十年,故以臣下之见,继续卧薪尝胆,韬光养晦,齐心协力搞经济,同心同德谋发展,经济强则国强。乃是上策。”

  

  唐王眉头紧皱,脸上几欲拧出水来,他心下甚不喜欢这种苟且偷安的调子。遂转脸问其他各部主官道:“你们几个意见如何?”

  

  “臣下认为户部大人说的极是!”吏部尚书言道,“战事一开,经济倒退事小,如今我朝狼奔豕突,老虎打了不少,可他们豢养的恶狼豪猪仍旧充斥朝廷上下,他们常想着反扑,攘外必先安内,如果些等人借机添乱,动摇了国之根本,才是大事。请陛下三思。”

  

  唐王陷入沉思,满朝官吏的腐败,他何尝不知,本欲杀鸡骇猴,打了些大老虎,但丝毫没有震慑更多的虎狼之心。他深知吏部尚书的话不是危言耸听,这是个老成持重之人,虑事周全,总能说到他心里所想。文恬武嬉,几无斗志,他近期来也常想通过发动场战争来重振国威和势气,但战争前必须确保那些被斗倒的再无反扑之力,这牵涉到江山的稳定,是压倒一切的问题所在,否则,保土守疆还有何意义!

  

  唐王有了犹豫,转脸问礼部尚书道:“你礼部有何高见?让你们参与高空喊话,本欲以理服人,以德感人,看来丝毫无效。”

  

  礼部尚书跪爬半步,奏道:“尔等蛮夷,冥顽不化,鼠目寸光,难见陛下怀柔天下之精诚。高空喊话,几无收获,却让蛮夷误认为我朝怯战,从而嚣张气焰更甚。依臣下之见,陛下可沿袭汉时的和亲方略,选派知书达理的才女下嫁蛮夷,母仪天下,从而更好地对蛮夷施以教化。”

  

  “你说的屁话!”唐王忍一口气听完那礼部老朽的高见,顾不得体统,一边怒骂,一边执一册塘报向那老朽劈头砸去。“和亲,选派你家的姑娘过去母仪天下,你意下如何?”

  

  礼部尚书顿时吓得浑身如筛糠一般,满头大汗淋漓。匍匐在地,再不敢多言一句。

  

  唐王有些心灰意懒,挥挥衣袖,正欲打发众人退朝,旁边已跪倒半天的工部侍郎高声奏道:“陛下且慢,我有一计,可速破敌寇,解郎洞之围。”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